<form id="vfvtz"><th id="vfvtz"></th></form>
<address id="vfvtz"><address id="vfvtz"><menuitem id="vfvtz"></menuitem></address></address>

<listing id="vfvtz"><listing id="vfvtz"><menuitem id="vfvtz"></menuitem></listing></listing>

    <sub id="vfvtz"><listing id="vfvtz"><menuitem id="vfvtz"></menuitem></listing></sub> <form id="vfvtz"></form>

    <address id="vfvtz"><nobr id="vfvtz"><meter id="vfvtz"></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vfvtz"></address>
    <address id="vfvtz"></address>
    <address id="vfvtz"><listing id="vfvtz"><meter id="vfvtz"></meter></listing></address>
    <sub id="vfvtz"></sub>

      <address id="vfvtz"><listing id="vfvtz"><menuitem id="vfvtz"></menuitem></listing></address><sub id="vfvtz"></sub>

        <address id="vfvtz"><nobr id="vfvtz"><progress id="vfvtz"></progress></nobr></address>
        ?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一名“電建老兵”的自述
        來源:電建核電公司 作者:董衛強 姜立山 時間:2022-06-01 字體:[ ]

        在1988年那個炎熱的夏天,我頂替父親崗位,走進了山東電建二公司(電建核電公司的前身)石橫電廠工地,成為電建鐵軍其中的一員。由學生到工人的蛻變總是一個復雜的過程,我也深深的感受其中:新環境的陌生感、對企業文化的認同感、對企業的歸屬感,對班組的依戀感......。在剛參加工作的那些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與自己做思想斗爭,我的路應該怎么走?

        父親退休崗位是公司攪拌站的檢修工,砂石輸送機械保養和拖拉機檢修是他日常的主要工作,在我的記憶中,他的班組內里除了板凳和桌子外,另一半則堆積了很多的舊磨光機和小型電機等物品,方便他隨時維修。

        做為共產黨員的他,對工作無怨無悔,退休前對領導也沒有什么要求,他唯一的愿望是想要我接替他的衣缽,繼續去攪拌站工作,甚至接收師傅都給我找好了。然而事與愿違,我卻陰差陽錯分到了焊接隊工作。

        公司中標廣東大亞灣核電站常規島安裝工程的消息是我后來才知道的,這是公司第一次涉足核電業務,嚴謹的管理模式和“風傳”的高收入誘惑,使班組內的年輕師傅們都在躍躍欲試,面對法國焊接工程師的嚴格選拔條件,焊接培訓車間里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加班練習,為選拔考試做準備。

        做為學徒工的我們,興奮地拿著面罩在他們身邊來回穿插觀摩學習,他們的每一個操作動作都想記在心間,甚至連使用手鏟清除藥皮的過程都不放過。

        看著容易學起來難,等到自己操作起電焊就不是這么回事了,看著彎彎曲曲的焊道和因手不穩而黏在鐵板的焊條,自己都覺得愧疚,趁著旁邊教練善意的離開,趕快取下,換上新焊條繼續練。

        在教練的精心指導下,經過兩個月的學習,我們這一批學員平面焊的鐵板考試都順利過關,下面還要進行鐵板的立面焊、橫面焊、仰面焊等培訓,等到全部考試合格,我們就可以去現場干活了。

        當時公司還在執行學徒工進廠四年才能定級的制度,雖然定崗定級晚了點,我卻因此而受益匪淺,扎實的技術根底使我在現場工作中得心應手,現場復雜的焊接位置也讓我練就了左右手都能焊接的技能,真的是熟能生巧。

        除了練習焊接技能,我們做為學徒工,還要負責現場各個施工點氣體的供應工作?,F場常用的氣瓶分為氧氣瓶、乙炔瓶和氬氣瓶,當時電焊班是3個班,氣焊班是2個班,各班工作地點不同,在機具站要個拖拉機也不容易,所以都是湊一車才能去換(除去乙炔瓶單獨運輸外),我們要跟著拖拉機去施工現場十多個地點裝卸,一百斤左右的氣瓶有時還要用肩膀扛到高處存放點,一波下來大家伙都累得腰酸背痛,好在都是小年輕,片刻之后,恢復過來的我們又奔向下一個地點。

        我們有時也參與電焊機的轉場工作,一般都有老師傅在旁邊監督安全,大直流電焊機的運送就是標準的鐵疙瘩大挪移,接近1噸的重量需要至少三個人才能挪動,長距離轉場必須使用拖拉機牽引才能順利行進,坑洼地段就得靠人力和棍棒相加,才能完成任務。不知不覺中我感覺強壯了許多,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勁。

        5年過得飛快,從學徒工到高壓焊工的轉變,我的技能水平也提高了一個層次。從石橫電廠到德州電廠,不同的火電機組,不同的設備構造和不同的管道布置,讓我感到很新奇,原來火電廠還有這么多名堂,我對電廠建設越來越感興趣。

        平時,除了完成班長安排的工作外,我也跟管道安裝老師學看圖紙,為了哄他們高興,我抽空就替他們磨焊口,跑腿買煙,去倒水,凡是能想到的都去做,最終目的就是讓他們盡心教會我,盡快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和水平。

        1993年,公司內部改制,焊接隊化整為零,我被分配到汽機工程處焊接班,開始汽機專業內部的焊接工作。1996年至2000年,利用公司教培部與高校結對函授學習的機會,在泰安電力學校取得中專學歷,經過專業知識的學習,原來的陌生設備現在都能叫上名字,同時也知道了各自的用途和具體位置。

        2003年,我有幸被領導選中,參加建設了非洲蘇丹國吉利電站的安裝工作,名義上是擔任焊接班長,其實焊接班全體人員就我們7個人,非洲的炎熱環境絲毫沒有阻擋住我們的工作熱情,團隊的合作在于分工明確,本著大家信任,作為班長的我身先士卒做表率,大家的積極性也激發出來。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和加班加點地工作,工程如期發電并交付,贏得了項目領導的認可和肯定。

        2004年我回國后,先后參加了廣西北海電廠、江蘇張家港沙洲電廠、甘肅西固電廠、山東信源電廠等10多項電力工程的建設工作,隨著時間的推移,公司總部擇優錄取的考核制度也在逐步實施,一部分生產骨干就脫穎而出,我的崗位也從班長崗升級到項目副主任崗。崗位提升的同時,我也利用公司給予的學歷考核機會,通過考試先后取得了大專函授學歷和焊接質檢師、電焊高級技師、建筑行業安全員等資格證書,為以后做好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16年,公司名稱由“山東電建二公司”更名為“電建核電公司”。2019年,我從公司下屬的熱機工程公司轉崗到剛成立的焊接管道工程公司。機緣巧合的是,自進廠以來,我一直沒有機會參與核電工程的建設施工,心里很是遺憾。目前身在印尼工地的我,只是借著便捷的通訊網絡,從公司企業微信和公司網站的核電版塊學習有關核電知識,了解國內各個核電站建設情況,我知道,我的知識水平還要再提升進取,才能適應公司不斷發展的創新改革步伐。

        時間過得真快,今年恰逢公司成立70周年,我也進公司35年了。這35年來,公司給了我充足的機遇,全力培養提高我的技能和專業知識水平,不僅讓我成為一名合格的電建工匠,更讓我成為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我慶幸,我欣慰,我是電建人。我還要繼續傳承電建工匠精神,為中國電建事業的發展再立新功。


        【打印】【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精品视频日本视频在线观看_噜噜色青草久久丁香伊人_欧美在线全部免费观看_韩国特黄A级毛片免费